追魂_沐也

想努力写出令自己满意的文章
是个文手,偶尔画画
看情况掉落评论,大概率能在纯粮底下捕捉
自己文下的评论会尽量每条都回,如果没回的话一般是因为我不知道回什么好,真不是高冷(…)
私信超过五个小时没回多半是被吞了,可以试试多发几次。
前缀是飞刀剑武器名。
亲友兼绑字@米渿

【高绿】唯我钟情

*原著日常向。是《余音》合志里的篇目,似乎已经解禁了,就在lof发发吧


*为了文章内容的完整,文章中与乐队相关的部分还是选择了保留,希望大家谅解。


*仍然我流ooc,祝大家食用愉快。



——————



01.


秋末究竟是什么的代名词呢?


是夏日结束后的消逝的余温,带着遗憾留下残响。


还是寒冷冬日的预告函,将白茫茫大雪撒下人间前温柔的告知。



02.


高尾起了个大早。一起来就在家里转来转去,把自家妹妹给弄醒了。他背对着她,伸手接过扔来的枕头,放在一边,又去开衣柜。


“哥……你大早上的,找死吗?”忍无可忍的高尾妹妹终于在被窝里挤出这么一句。清晨的嗓子还带着点干涩,隔着被子闷声带着怒音。


“早啊。”高尾没回答她的话,走去她床边往床头放了一杯蜂蜜水,又回去翻衣柜,“今天有签售会。”


“又是你们家乐队的…?”高尾妹妹爬起来眯着眼睛喝了一口杯里的水。蜂蜜被温热的水冲淡,温和的甜味弥漫开来,润化了干涩的嗓子。她坐在床上,狐疑地盯着对面房间在衣柜里翻着衣服的高尾。


按照对于自己哥哥往常的了解来看。他绝不会因为他的事把自己弄醒。


“还有《机械设定》漫画的签售会。”果不其然,高尾补充她的话说道。


“什么?!”她拿起床头的手机一看日期提醒,果然,今天是自己追了许久漫画的签售日。


她一翻身,穿上拖鞋就想下楼。


“欸——等等等等。”高尾又在那头把她叫住了。


“你来帮我看看,我今天穿什么比较合适?”他拿着几件衬衣在她面前比划,对着她眨巴眼睛。一脸期待。


“干嘛…?你又不是去约会……”她撇了撇嘴。打量他几眼,然后皱起眉头露出嫌弃的目光。


“咳咳。”高尾干咳了两声,挠了挠脑袋。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还真是。”


“咔—”他似乎听见了自己妹妹手里玻璃杯破裂的声音。



03.


高尾走到绿间家的时候,难得绿间还没有出门。

“小真——?”高尾站在楼底下喊道。


绿间一家即使是在假日也依然起得早,高尾到不会担心吵到他的家人。喊了这么一声,却没有人搭理。


怎么回事?高尾歪歪脑袋,又喊了一声。


过了一会绿间才在楼上打开了窗。


“高尾……”他皱着眉头,探出脑袋来看楼下的人。


“我来啦!小真你在干什么呢?”高尾在楼下冲他招手,隐约觉得绿间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稍等一会。”绿间没解释,又关上了窗。


“欸?好无情。”他在楼下似抱怨道。却自觉走到了门前。


不出所料,没一会绿间就来开了门。


“你先进来等一会吧。”他推开门来让高尾进去,高尾这才发现他连睡衣都还没换下来,额上都是细密的汗珠。


“小真难得邀请我啊。”他边换鞋边调笑着,又礼貌性地补了一声,“打扰了。”


“这不是邀请…!”绿间被他的话噎了一下,毫无作用的反驳他。


“好啦好啦,是我要进来的。”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抬手轻轻地为绿间擦掉额上的汗水,“那小真现在说下,发生什么了?”


绿间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不自觉地稍微低下了头,来方便面前人的动作。却是自顾自地轻哼了一声。


“妹妹的项链不见了。”他回答高尾的问题。


“所以小真你刚刚都在帮妹妹找项链?”高尾擦完他额上的汗,无比熟练的将纸巾扔进垃圾桶。


“嗯。”绿间点了点头。


“噗——小真还真是个好哥哥。”他笑起来,不等绿间说什么,就推着他往屋里走,“找东西这种事就应该让我来嘛,我最擅长了。”


“高尾…”绿间又想说什么,却被高尾打断了。


“是——小真没拜托我,是我自己闲的没事干,等人对我来说太无聊啦,刚好顺便帮下妹妹酱。”他把绿间带到楼上的房间门口。


“小真你快换衣服吧。”他挑了挑眉。


刚进来的时候自己还没注意。现在打量下来才觉得绿间现在这副样子属实好笑。穿着一身灰色的睡衣,一眼看上去像隔壁家的老头子,再仔细一看又发现上面画满了小花一样的图案。


噗。高尾强忍出笑意,肩膀都在微微颤抖。还是个画风迥异的老头。


绿间皱起眉头来刚想说高尾,接着就听见妹妹在她的房间里喊着哥哥。


“我这是为了节省时间。”绿间仰仰脑袋,终还是没发作,但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妹妹的房间,“你可别把她惹得不高兴了。”


“放心吧!小真妹妹就是我妹妹。”高尾眨眨眼,拍拍自己胸脯,表示着包在他身上了。


绿间看着他,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身关了门换自己的衣服去了。


还真是可爱。高尾忍不住在门外笑了几声。


“哥哥——诶?”绿间的妹妹从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子来,没看见自家哥哥却看到了高尾在走廊上站着。


“啊,高尾哥好……”她眨眨眼睛和他打招呼。


高尾不是第一次来绿间家里来,他妹妹也早就见过高尾好几面。对于高尾这种时不时就可能会出现的设定已经不感奇怪了。


“你好哦。妹妹项链丢了是吧?我来帮你找吧。”高尾走上前去微蹲下揉了揉她的脑袋。


绿间的妹妹脾气并不像绿间那么古怪,是挺直率的性子,留着浅绿色的长发,五官看去倒是像极了绿间。


眼角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了,似急了眼却无可奈何的小兔子。


该说不愧是绿间家的基因吗?高尾又无意义的感叹。上次来这时见到绿间母亲时他就这么觉得了,现在仔细一看,妹妹长大后也会是个气质非凡的美人啊。



04.


“高尾哥今天是来找哥哥出去的吗?”绿间妹妹翻找这床头柜的柜筒,随口问他。


兴许是因为高尾怎么说也不是自家的人,又或是因为知道高尾特殊的能力,不用再担心找不到自己心想的东西,绿间妹妹看起来比刚刚平静了很多。


“嗯嗯。上次和小真约好了今天要去签售会的。”高尾巡视着四周,蹲了下来。


“这样啊…高尾哥和哥哥关系真好。”她轻笑一声,话语里却充斥了不得言语的寂寞。


“妹妹酱也会找到这样的人。”高尾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边低下脑袋去看床底,边回答她,“会很幸福的。”


她没立刻回答高尾,只是自己摇了摇头。


“嗯?”高尾自然不会忽视了她这样的小动作。


“但愿吧。”她把抽屉推了回去,“不过,现在能看见高尾哥和哥哥这么好,我也很开心。”


“别学你哥哥初中一样想太多。”高尾伸手抓了两下,带出一条银链,“他当初就是因为自己想了太多以至于蒙蔽了内心,才错过了很多。”


错过了自己想要的不止是个人胜利的内心,从而错过了他本以为会让自己“幸福”的“幸福”。


不过还好,他没错过现在。


高尾拍了拍项链上的灰,又吹了几下。原本有点灰蒙蒙的链子,重新反射出了点点光亮。


“你可不要错过哦。”他把链子放到她手上,笑着对她眨了眨眼。


会给你带来幸福的人,终会来到你身边。在这之前,请别被其他想法蚕食了自己最纯净的内心,放空后,再等待那点滴属于自己的温柔来填满。



05.


“高尾。”高尾还在和绿间妹妹讲着话,绿间就在房门口喊了他一声,“在那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他换了一身休闲服,和平时的中山服比起来,要更显活力些。本就显瘦的话身躯穿着款式偏宽大的外套,看上去更有了少年气。


“没什么啊。”高尾转过来看着他笑。


“谢谢高尾哥帮我找到它。”绿间妹妹此时眼里就只剩自己手里的那根细链。


“这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吗?”高尾又好奇的问她。


感觉是一定要找到的东西。


“是我的幸福吧。”她凑在他耳边小小声地这样说道。


那是她幼年最重要的朋友送给她的礼物。


是个没有人可以代替的朋友。


“嗯?”绿间站在门口听不清自家妹妹和高尾的窃窃私语,只能闷声发出一声疑问。


“那你现在找到它啦。”高尾站起来,拍拍自己沾了灰的手,把上面的灰尘拍掉,再去揉她的脑袋。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


现在她知道了。



06.


“怎么了?”绿间和高尾并肩走在一起,看高尾一直笑得开心,不禁问道。


他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后面到底和高尾说了什么,只能大概的猜到内容,奇怪于他在莫名其妙的高兴什么。


“嗯……”高尾思索了一会,然后看向绿间。


看面前的人露出不加掩饰的疑惑表情,看着自己。


绿间微低头看他,认真的眼神让绿间不禁皱起了眉头。


“果然我还是对十五岁以下的女生认真不起来。”结果却听他这么说。


“所以你认真起来是想怎样啊?!”绿间终于忍无可忍。



07.


或许是秋天即将走尽的缘故,风里都夹杂了寒意。从上空刮下来,又沿着衣领口带起衣襟,凉丝丝的风贴在温热的皮肤上,把人寒得不禁一抖。


高尾往绿间身边靠近了点,勾勾手指地牵住了他的手。


绿间和高尾两人那似乎是天然的体温差。绿间身性偏寒,一年四季都是手脚冰凉的,这在夏天牵起他手的高尾吐槽了不止一次。小真在夏天就像块不会融化的巨大冰块似的。他这样撇撇嘴说着,又去用自己那无论何时都富满暖意的手去将他的手包裹其中。


高尾的手心总是富满暖意,温热的,像是特意热过的小豆汤,不烫人,只不自觉溢出温和甜味。淡淡的在不知觉中将对方画进自己的范围。


这个牵手的动作是如此自然,自然到让人觉着,他们俩走在一起时,就该是这样的画面。并着肩,双手扣在一起,不急不躁,漫步在清晨的街道上。


高尾脸上似乎总挂着笑。并非特意,而是不经意流露出的笑意。他勾着嘴角,喊绿间的尾音都微微上扬,听来满是脆亮阳光,传递清新。


眉眼漏出几分藏不住的意,顺着视线看去正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08.


到达目的地时,场馆里外已经都是人了。高尾看那人山人海,忍不住叹了口气。绿间撇头看他,沉思。半饷后小声说了句抱歉。


“耽误时间了。”他道。


本来今天高尾特意早起就是为了能早点来,结果又因为自己和妹妹的事给耽误了不少时间。


高尾抬头。灰调的眼睛盯着他看了会,云朵恰好遮住了阳光,一瞬间的冰凉,像冰锥般刺人。绿间一愣,又正准备再说点什么,面前的人却突然笑了。


笑得眼底的灰被光影投射的暖了起来。


“小真真是的。”他抹去眼角笑出来的几滴泪水,笑得呼吸不稳,“这有什么关系啊。”


“在一起之后反而没那么任性了呢。”他看绿间耳尖又红了,“如果是以前的小真一定不会说出这种话。”


“不过怎样都很讨人喜欢。”他又补了一句。


“高尾……!”绿间感到耳后一片燥热,咬唇想反驳他。


“嘛,那既然小真觉得抱歉,就和我一起排队呗。”手被拉了一下,身体往那边歪去,绿间踉跄一步又跟上高尾的步子。


“哼…就这一次。”


高尾在前头牵着他走,只看背影也能想象到那人笑得开心的样子,仰着脑袋,嘴角上扬弧度正好。


能是例外就够了。


绿间似乎听见高尾满含笑意的声音如此说道。



09.


“呜哇!人真的超多!”高尾拉着绿间走到队伍最后,又踮起脚来左右晃身子向前看。


“不过也正常啦,怎么说呢?不愧是我喜欢的乐队?”高尾又扭头对绿间道。


“不知道你在骄傲什么。”绿间拿没被牵住的手扶了下眼镜。


“在骄傲我喜欢的东西啊!小真不是我和你说,他们真的超强的——从主唱到其他成员,每一个人都特别厉害,还很有自己的特色,做出来的音乐简直绝了好吗!”一谈及这方面话题,高尾就像是打开了什么神奇开关,立刻滔滔不绝起来。


虽说绿间平时也会听歌,但比起流行乐来说,他听得更多的是古典乐。所以相对于高尾而言,他完全就是个新入手的小白。只得点着头听高尾不知道第多少次再和他普及知识。


不过高尾也不觉得有什么,他倒是津津乐道。分享是件很快乐的事情。他也曾这么说过。


“小真明明也有在听的。”高尾一挑眉毛又道。


“娱乐而已。”绿间倒是没反驳。毕竟高尾也确实常拉着他一块听歌,偶尔还有过弹唱这种事发生。


“无论是哪种形式,总之就是很能让人心情激动啊!”高尾握紧了拳头,将其举到两人之间,以表示他内心难以平复的兴奋。


绿间就这样透过他手的上端看他。盯着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了会,不自觉笑了一声。


“笑什么啊?”这下换成高尾搞不明白了,他向前迈上一步,把手收回去。两人间算是没了阻碍,高尾的目光比起绿间要锐利得多,此时这般盯着,倒是又惹得绿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咳…没什么。”他轻咳一声,忙把视线转移开来,看向前面人的后脑勺。


“小真你居然嘲笑我——!还不说明原因!”高尾又一探头,出现在他视野里,做着一副无比委屈的表情,“小真不信任我了,我要闹了——”


故意耍着孩子脾气,逗得面前人又笑又恼,肩膀都微颤起来。绿间扶着眼镜遮挡自己笑颜与脸上不自然的红晕,他撇过头去,却又不可避免地将上扬的嘴角暴露在高尾面前。


稍想来,这幅画面也是高尾的专属。属于他的,来自绿间的喜悦。



09.


“啊咧?小真?”高尾正拿着手里的全套周边袋激动着,一回头就看到绿间手里也拿了个相同的袋子。


“诶——?”他又凑上前去,“难得小真会对这个感兴趣啊。”


他看着绿间手里和自己一样的袋子笑道。


“咳,来都来了,买一张又不会怎么样,说不定以后就成了幸运物。”绿间推推眼镜把手里的塑料袋向后藏了藏,反问回去,“反倒是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啊?”


“为什么?”这个问题比起“有什么好的”,要更突兀。


是最为难说清的,情感问题。


看来高尾也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愣神看着自己手里的小袋子。


会场依然嘈杂,白色的灯光照得人眼发酸。音乐是否会响起,会在哪里响起,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看向身边的绿间。再一转念音乐早已响起,正是从心底,如阳光照耀春土,风吹动树梢激烈碰撞。


他又想起什么,笑了起来。


“因为喜欢吧。”他说。



10.


“小真!看那个!”两人在外面解决了晚餐,迎着落日余晖并肩而行。此刻的广场比起平时,人少了不是半点。高尾隔着老远就看见了那架摆在最中心的街头钢琴。


说是街头钢琴,却也是最为高档的三角钢琴,摆在广场的正中央,无人弹奏,看上去未免显得有些落寞。


高尾即刻扯着绿间往那快步走去,边走边和他念叨终于又有机会听他弹琴。


“今天的幸运物并不是钢琴,我可没说要弹。喂,别擅自替人做决定…!”说高尾是快步走,不如道是一路小跑。绿间被他这突然的提速给吓了一愣,身子一歪,在反应过来后才跟上他步伐。


纯白色的琴身笼罩于夕阳暖色之下,似高不可攀只能从梦境中见得的神明来到世间,似天使染上了世俗烟火气,让人有了接近的勇气。想要触碰,抚摸,在那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贪心地想与其共舞,在湖面上轻盈跃起,哪怕只是梦境,也牢记住指尖感触。


是光,是影。


“没事的,就稍微弹一首!”高尾乐呵着,无比自然地拿过绿间手里的袋子,按着他肩膀,让人顺手劲坐到钢琴椅上。


“高尾……!你倒是偶尔听听人说的话…!”这下成了绿间得仰头看着高尾讲话,他稍皱起眉头见着面前人的笑颜,高兴也不是为难倒也真不至于。


果然只要是和这个人相处在一起,自己就不免会被影响。


“弹吧弹吧——小真弹的时候我会在旁边哼唱的,绝对不会让小真一个人丢人!”高尾又一本正经地举起右手来竖起三根手指,做了个发誓的手势。


绿间总怀疑高尾是不是就是吃准了自己,要不自己怎么会一次次地纵容这个人,又一次次地满足他对自己的期望。


“我弹琴怎么可能会是丢人。”绿间把看向他目光收了回去,将视线转向黑白的琴键,眼中的暖光随着夕阳摇曳,“想听什么?”


高尾欢呼,又像是早知如此结局,立即答出歌名来。


《カタルリズム 》,是一年前他们在音乐室一起哼弹的那首歌。


绿间毫不意外高尾给出的答案,反倒是有一种“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意料之中的感觉。


他没再说话。乐声来得猝不及防,放慢了的钢琴声在耳畔响起,共风一同飘散,混杂着秋末独有的气息将人包裹其中。


其实还是没变过。高尾看着他垂下的双眼,翘长的睫毛为他勾勒出独特的美感,并非女气,而是一种矜傲的美。就和这架钢琴一样。他不住如此想到。


绿间的手指在琴键上灵巧地飞舞,如同有节奏的蝴蝶给世间种下魔法,将时间变慢,将幸福充斥胸腔。


或许在另一个时空之中,绿间也是如此弹奏着乐曲,心中怀着他难用言语表达的思绪,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


乐声就如温和的溪水,甘甜,情感充沛。


高尾对上他钢琴的节奏正准备发声,节奏又突然变了。


不再是溪溪泉水,而成了浪涛圈霜雪的江河。


分明是钢琴,却迎合上了摇滚的节奏。高尾看着那飞舞着的,更加灵便的蝴蝶,一时没反应过来,音乐声就又戛然而止。他有些发愣地看着绿间,绿间也抬眼看向他。


他们四目相对。


这不是一个好的角度。高尾正对上绿间双眸,是墨绿色的浓郁。若不是背光,高尾应该可以从那双眼里看见他自己的身影,看见他自己那双灰蓝色眼眸里的闪烁。


“试试吧。”绿间开口说道。


广场其他人声在那一瞬被高尾屏蔽来,耳内只剩绿间说出这句话的声音。


『试试吧。』


当时他和绿间告白后,在沉默之后,在他以为自己搞砸了一切之后,绿间也是这样和他说道。


高尾笑起来,笑得眼睛都近眯成一条线。他知道,绿间不做没把握的事,只要他说了试试,那最终得到的结果一定会让人心满意足。


“嗯,试试吧!”高尾回应他。


不再是一人附和另一人的节奏,而是相互配合着,完成这一首歌。


绿间也微微勾起嘴角,重新看向钢琴。手抬起,再触上琴键,乐声奔涌而来。


这明明是不符合绿间真太郎的节奏。高尾脸上的笑意并未消去,他站在钢琴一侧,聆听着,准备接上着样独特的乐曲。


“本能的なる situation”

『出于本能的位置。』


“戦う意味を探すこの imitation”

『寻找这战斗的意义。』


“暗闇から溢れるライト 捕われた yourself 壊せ”

『从黑暗中溢出的光芒,冲破被束缚的你自己。』


“自由受け入れてはもがいてくらって不安定”

『选择自由就是接受不安定的挣扎。』


钢琴声和摇滚乐冲撞在一起,听来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违和,而是十分合拍的,相合并在一起。绿间不得不承认,高尾的嗓音确实很适合这样的歌,带着几分青春的莽撞,有着冲破天际与世俗的力量。


虽说绿间对于他人对高尾影的评价,一直是不予置否。但他有时也会在想,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影。如此不顾一切地要在自己心里占个位置。总活得温暖,这人在自己身边,分明就像光一样。


“届けよ tell me about it.”

『传达到吧,告诉我这一切。』


“目を閉じてもそう傷んだメモリー”

『即使一闭眼还是会看见受伤的记忆。』


“there is little time left.”

『只剩一点时间了。』


“can you hear me?”

『你能听见我吗?』


歌词带着呼唤,而高尾也在呼唤,不停地呼唤着身边的人。绿间在急速的节奏中抬眼看向他,就又对上他视线,比夕阳炽热不知多少倍的视线。述说着什么,告知着什么,又渴求着什么。


听见了。在这样的眼神下,绿间甚至下意识想要张口回复他。听见了,自己胸口鼓动的节奏,更为热烈的渴望。


夜幕在降临,广场上附近的建筑光牌开始亮起,各样的光影交错,那就像个专门搭建好的舞台,而他们此刻就处于中央。



11.


一曲完毕,高尾再笑着抬起头来,才发现他们附近已经围了不少人。乐声一停止,人群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兴许是正在签售会不远处的广场,不少这首歌原唱乐队的粉丝都在其中,他们率先欢呼起来,又不乏有人将高尾两人当做了街头艺人,上前来往两人袋子里塞小费。


闪光灯有点刺眼。


绿间还没反应过来,他看高尾应付着那些人,估计他也是乐得很。


“喂——!看这里!”他又听见人群中有人呼喊,转过头看去发现竟然是有人恰好带了机器在录像。


“小真,我觉得咱俩可能要火了。”高尾唱完看到这一番景象实在觉得好笑。他边冲着录像的方向挥了挥手,又凑过去悄悄地在绿间耳边说着。


“啧,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陪你做这种事……”绿间无奈地叹口气。真是越来越离谱了,这种事情看来就不想是会发生在他绿间真太郎的身上。而现如今却又实实在在的在他身上所发生着。


他想说些什么,一向上抬头又看见了高尾在绚烂灯光下闪闪发亮的双眼。平日里的冰蓝变成了霓虹灯中的光斑,沾着笑意忽闪着,像在阴影里的宝石样绚烂。


是心脏的哪个音符弹错了吗?要不怎会突然乱了节奏。他有些愣神。


高尾从来都不像那种遥不可及的星辰,比起那些神圣的星际,他更像是平日就能见得的烟火。既平凡,又满是光彩夺目。


在这光彩之中,绿间想起了下午高尾说的话。


因为喜欢吧。他是这么说的。


“是因为喜欢吧。”小声的,被悄悄藏在歌里。




——fin——

正是少年意气风发时。


是很早之前就画好的呼啸方


方锐,生日快乐。

【与林书24H/09H】星尘灯

*林敬言大大生日快乐!


*一直考虑着要写什么真是让人秃了头。最后还是写了点自己常写的偏日常。


*日常我流ooc,祝食用愉快。




——————————————




01.


最近方锐有点坐立不安,总在训练结束后发呆,引得队员们奇怪。在询问下才得知,是因为两星期后,林敬言的生日就要到了,方锐正纠结着自己该买什么礼物送人。


“你是小学生么?”叶修在退役后一段时间,又回到了兴欣做技术指导。此刻正就背靠椅子看抓耳挠腮的方锐,露出鄙夷神情。


“呸!”方锐转身碎了他一口,反驳,“你懂个毛线,这是必要的浪漫好吗?”


“好好好,我不懂。”叶修摇了摇头,倒是不以为意,“那你想好要给人老林送点什么宇宙级浪漫了吗?”


“……”方锐没接话,他正是这没想好呢。


这年头,选个不夸张做作,又富有浪漫气息,还简单实用的生日礼物,太难了。


方锐抓着脑袋,努力回想自己粉丝在生日时都给自己送了点什么。


“最近不是很流行吗?那个什么…生日星云。”坐在一旁的苏沐橙笑了几声,说话了。


“这……我总不好就送张图片吧。打印下来给贴墙上?算了吧,那还不如不送。”方锐想象了一下,自己一本正经地把一张打印网图送给林敬言的样子。那画面想想就让人尴尬到头皮发麻。


“那你想要送啥?我看你把你自个儿送给人老林得了。他绝对开心。”叶修咂舌,不走正经路道。


“滚滚滚。”方锐都不想搭理他,“能不能来点正经的。”


其实要只是个普通生日,方锐还真不会那么在意。可正就是这一生日特殊,是他们于林敬言退役,确认关系后,林敬言的第一个生日。


虽然平日里方锐看起来不着调得很,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心里没有那种对于浪漫的向往。


更何况对象是林敬言。


“啊,我前几天有在网上看见一个氛围灯,就是那种能影星空的,挺漂亮。”苏沐橙想了会,又说。


不得不说这东西确实还是女孩子更了解。方锐一听她这话,立刻狗腿地凑上前去。


“沐姐姐,讲讲呗。”他眨巴着眼睛,从不知道那里拿出来一包的小零食递到她面前,正是苏沐橙最近偏爱的。


“链接等会发给你吧,那个氛围灯还挺有意思的,还可以……”苏沐橙接过了零食,又小声和方锐讲道。


方锐听了那话一副醍醐灌顶模样,一手握拳击自己另一手手心。


“这个想法好啊!”他高兴道,一副很是兴奋的样子,换得旁边叶修一脸狐疑。


方锐那是什么人,绝对的行动派,这下有了计划,即刻就溜回电脑前搜东西下单去了。


他看着付款成功界面,想着自己这次一定能给林敬言个大惊喜。坐在那笑起来,惹得兴欣成员不禁摇头,怎么自家副队一遇上对象的事,就像个小孩似的。


惊喜正在酝酿着。



02.


林敬言退役后出去旅游放松下心情,回来就应了霸图的邀请,当了一个也似于技术指导的人员。


还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在荣耀继续奋斗挺好的。林敬言常想,也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对比起职业选手更为休闲的生活,也让他有了时间去关心身边的人。


自己的舍友张佳乐,最近突然迷上了折纸。买了一大堆折纸回来,在宿舍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拿出来,折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诶,老林,你来帮我看看这个教程呗?这教程太简略了,我看不太懂。”张佳乐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对着个平板捣鼓他的折纸。


“你又要折什么?”林敬言刚洗完澡,头发还在滴水,他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慢慢走过去。


“我想折个小狗。”张佳乐拿着一张因为来回折腾已经皱巴了的方纸,抬头看林敬言。站起身来站到一边去,抽了一张新纸递给林敬言。


“折个你自己送给孙哲平?”林敬言开玩笑说着,从善如流地坐下,看着平板里的图示折弄起来。


“哪可能,我就是看这个可爱,想自己折一个玩玩。”张佳乐撇了撇嘴,又低头看林敬言灵巧地将那小纸片折动来。


据林敬言先前所说,他以前中学的时候帮班里做建设,折纸做装饰是经常的事,久了就练就了一手折纸好本领。


张佳乐笑他是练了拿来撩人家小姑娘,林敬言倒是笑了笑没说什么,私下却也不是没想过说要不要折点小玩意送方锐,虽然他已经老大不小了,也不是小姑娘。


没几下,一个和图片中一样的小狗就出现在了林敬言手里。橘黄色的,看来很是活泼可爱。


他稍抬手把那只小狗递到张佳乐面前。


“谢啦!”张佳乐接过来,在手里把玩着,看来很是喜欢。


林敬言看面前人那样子,摇了摇头,又探身抽过一张纸来。


张佳乐还站在一旁捏着那只纸狗玩得开心,不一会儿却又听见林敬言喊他。


“怎么了?……诶?”他再一低头,就见着一直相同样子的小狗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这只是酒红色的。


张佳乐愣了几秒,又去看林敬言。就见他笑着微仰了仰下巴,示意这人接下。


“结个伴呗。”他说。


张佳乐伸手接来了小狗,和刚刚那只放在一起,嘟囔了一句,酒红色的狗不好看。


林敬言耸耸肩不予置否,又转身回去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教程,来让自己再折点什么。


偏得这时候平板上方跳出一条消息。


『张佳乐你搞定了没?折个东西那么难?行不行啊你!』


内容很有趣,备注也是。


『猥琐方』


这三个字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是谁了。


这还不等林敬言发问,张佳乐就一把把平板拿了过去,手下操作几下,把QQ给关了。


“怎么了?”林敬言稍觉事情有点不对,微挑起了眉毛看张佳乐。


“没事。就方锐那小子前几天知道了我的事,就跑来挑衅。这家伙真是可恶,做个手工都要管……啊哈哈。”如果不加上后面的几声干笑,获许会听来自然许多。


“这样啊。”林敬言没往深处问,只点了点头。


“那……那啥老林,谢了。我先去洗澡!”看得出来张佳乐并不擅长撒谎,心虚都明晃晃地表现在了脸上。


他锁了平板,把折好的小狗放到一旁,绕过林敬言去拿起衣服溜进了浴室里。


林敬言隐约觉着他们是在筹划什么瞒着自己的事情,却又说不准,没有过多插手别人事情的习惯,也便不再多想。他去找了个吹风机来吹干头发,又拿起桌上的手机,寻思着要不要发个消息给方锐。


而还不等他发出,对方就先下手为强的给发了个晚安。


果然是又在玩什么东西吧。


林敬言无奈般摇摇头,回了他个晚安。便把这抛到一边去了。



03.


林敬言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这其间表现在于,张新杰最近待在房间里的时间比平时长了。


虽说他也不确定张新杰下午一般是会在房间待多久,但他能觉察到近期张新杰确实是出来的比平时晚了些。


“张新杰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在偶然一天林敬言路过他们房间时,顺口问了张佳乐一句。


“啊?怎么可能。”还是春天张佳乐就已经吃起了冰淇淋。就见他咔嚓咬去上面那层巧克力脆皮,漫不经心道。


“那我怎么感觉他最近待在房间的时间变长了。”林敬言又说。


“错觉吧。老林你看看时间?”张佳乐咽下口中冰凉的巧克力,看了看他。


林敬言提手看了眼手表,确实是还没到晚餐的时间,张新杰还在房间里,倒也是说得过去。


但总隐约觉得怪怪的。


“可能……确实是错觉吧。”



04.


五一即使是放假,职业选手们真正回家或是出远门旅游的那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就这几天时间,出不出去,也都没差。


林敬言之前也是这样。在呼啸时忙着战队,即便是假期也有在给自己加训,做着冲刺季后赛的准备。在霸图时倒是有了更多时间休息,但也没了那份心情。


不过现在这些都只是先前了。如今他是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放假时刻,自然是要去h市找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他提前一天到达了h市,也没先和方锐说一声。突然出现在兴欣,也算是把方锐吓了一跳。


“卧槽,老林。你提前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玩猥琐啊?”方锐正想着出去解决今晚的晚饭,一开训练室门就撞上了一直在外面等他的林敬言。


“出其不意。”林敬言冲他笑了笑,递给他一袋子吃的。


“嚯,这是家长来探望了?”叶修可还站在方锐身后,听见声响侧个脑袋一看这场景,不免在后头乐呵。


“酸吧你就。”方锐也懒得回怼,扭头做了个鬼脸。她进去把袋子接下来放到训练室的空桌上,又乐着走到林敬言身边。


“走吧,我请吃饭。”方锐朝他眨眨眼睛,看着面前人那熟悉的浅笑,心下暖了不少。


“好难得。”林敬言微挑眉看他,又无比自然地牵过人的手来,“那走吧。”



05.


事实证明,玩起出其不意,还是要方锐这个猥琐大师更胜一筹。


突然暗下的灯光,突然的寂静,再瞬间布满整个房间的星空,眼中映着无数光斑闪烁。


“老林,生日快乐。”他听见方锐这样说,才在恍惚间想起自己的生日,一抬眼就见面前人捧着那盏星灯,冲自己笑。


像是他站在星河之中,正于宇宙中心,对着自己弯眸邀请。他眼底倒映着的是自己,周围皆是星光,浅淡而又绚烂。


“打开看看?”他又把那盏灯递给有些发愣的林敬言,脸上皆是得逞了的笑容。


林敬言看他那期待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从善如流地旋开上方圆盖。


就见里面尽是各样用纸折的小东西。


“这是……”林敬言突然回想起先前张佳乐的事。


所以这是早就商量好的啊。然而还不等他抬头,方锐就拿起一只千纸鹤来,说着拆开看看。


攻其不备。


“嗯?”林敬言实在是不知道他们又在搞什么花样,但见方锐那高兴样,应该不会是什么一打开全是奇奇怪怪的涂鸦。


方锐帮林敬言捧着那盏灯,林敬言缓缓拆开折纸。


『荣耀一如既往。』


一句话,来自韩文清。


白纸沾上了星光。


林敬言惊讶无比,抬头看向方锐,就见那人又递来一只小狗,正是自己之前帮张佳乐折的那种类型。不过这一只看来有点皱巴扭曲,看来是张佳乐后面自己折的成品。


小心翼翼地打开来。


『继续走下去吧!』


来自张佳乐。


一张张的纸片在手下敞开来。


『霸图会成为归宿。』


『幕后也是荣耀。来比比?』


『比赛还在继续。』


『前辈也会获得好运。』


『荣耀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呢!虽然说是不能打比赛了,但是还是可以继续冲下去的!冲冲冲,荣耀永不散场!』


『第一流氓林敬言。』


『荣耀永远有你的一份。』


『继续吧!』


……


这些字句,在浅暗的灯光下有些模糊,却足以让人分辨出来。他离开时祝福了联盟,如今联盟再回复给他更为正切的祝福。


那些人还在奋斗着,竭尽全力。


心脏跳动的声音似乎在寂静中放大了来,指尖都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接过最后一颗星星。


『犯罪组合。』


来自方锐的星星。


犯罪组合。


星光永远璀璨夺目,身边人永远在自己面前。或许是绕了一个圈,终是站回了起点开始新的征程。


“生日快乐。林前辈”


他听见方锐又再开口。


“生日快乐,队长。”


“生日快乐,老林。”


“生日快乐,林敬言。”


星尘灯亮着,指引方向,正如林敬言一直做的那般,方锐也为他点起了一盏灯。


“谢谢。”


只要星光还未泯灭,一切都不足以成为障碍阻挡前进步伐。



——fin——


鹤栖州:

2020.5.1林敬言生贺活动【与林书24H】终宣


“第一流氓林敬言!”


“哪怕是退役,他也不会让荣耀彻底退出他的生活。”


“林敬言站起了身,他的脸上挂着微笑,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他本人的气质可一直是挺温文尔雅的。——《全职高手》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再见,林敬言”


不管曾经还是如今,他都如同坚韧的青竹一样挺直背脊在荣耀的战场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浓墨重彩。


2020林敬言生日快乐!



策划@鹤栖州 

题字@叶尽凉秋 



参与名单:

【文】00:00鹤栖州@鹤栖州 

【文】01:00击空明兮溯流光@击空明兮溯流光 

【画】02:00周密@周密 

【文】03:00查无此人@查无此人 

【文】04:00墨丘利先生@墨丘利先生 

【文】05:00辰易@辰易 

【文】06:00鹤栖州@鹤栖州 

【文】07:00谢栖光。@谢栖光。 

【文】08:00evil eyeA@evil eyeA 

【文】09:00追魂_沐也@追魂_沐也 

【字】10:00火中取勺@火中取勺 

【文】11:00稚灯@稚灯(置顶抽奖) 

【文】12:00陆与周行@陆与周行 

【文】13:00明月空悬@明月空悬 

【文】14:00久久天@久久天 

【文】15:00捡玉.@捡玉. 

【画】16:00折柳缭愁@折柳缭愁/看见我请让我去学习 

【字】17:00遂遂荼之@遂遂荼之 

【文】18:00秋夜临枫@秋夜临枫 

【文】19:00琉颜绯雨@琉颜绯雨 

【文】20:00沐白@沐白 

【文】21:00泽漆@泽漆 

【画】22:00荆修远@荆修远 

【文】23:00鹤汀_@鹤汀_ 


有彩蛋不定时掉落


林敬言中心向/林方cp/林方友情


更多请订阅tag【2020老林生日快乐】【遥遥星河与林书





【刘卢·二十四节气三宣】

\刘卢/\刘卢/\刘卢/\破晓/\破晓/\破晓/

老师们辛苦啦——!

安天逸:

*企划招募已经结束,请不要随意加群。


*刘卢二十四节气企划将于2021年中旬以合志形式发出,刊名暂定《破晓》,所涉文章在合志通贩结束前将会锁文。


*刘卢ONLY,无任何副cp。


*图中参本老师id有可能有变化,具体请以蓝名为主。


*合志印刷前期将会有终宣,敬请期待。


*对企划有任何问题请联系qq595390891


*参企人员


立春 02-04 17:03@布衣浪子 🌈 


雨水 02-19 12:56@绾夙君 


惊蛰 03-05 10:56 @安天逸


春分 03-20 11:49@叶亦寒 


清明 04-04 15:38 @唐无安 


谷雨 04-19 22:45@江東 


立夏 05-05 08:51@夏辞 


小满 05-20 21:44 @七寶羅傘 


芒种 06-05 12:58 @梧桐桐桐桐 


夏至 06-21 05:43 @🍬☕️ 


小暑 07-06 23:14 @追魂_沐也 


大暑 07-22 16:36 @Assassin 蓝白晶❄求求你们了去看看我的文吧谢谢


立秋 08-07 09:06@追魂_沐也 


处暑 08-22 23:44 @布衣浪子 🌈 


白露 09-07 12:00 @七寶羅傘 


秋分 09-22 21:30 @夏辞 


寒露 10-08 03:55@诗织茶菜 


霜降 10-23 06:59 @绾夙君 


立冬 11-07 07:13 @江東 


小雪 11-22 04:39 @暮然离兮 


大雪 12-07 00:09 @安天逸 


冬至 12-21 18:02 @贫儿 


小寒 01-06 05:29@叶亦寒 


大寒 01-20 22:54@Assassin 蓝白晶❄求求你们了去看看我的文吧谢谢 


☆|主策:@安天逸 


*活动tag:《破晓》


*特别感谢由@江東 太太制作的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