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也

这里沐也,叫我沐子或者鱼什么的都可以

可以随便私聊,特别好勾搭(什么鬼)

吃粮是杂食啦,基本什么都吃

算是一个盗笔全职双厨吧

产粮主要是:叶蓝/刘卢/郑徐/瓶邪/原创

喜欢可以关注一下

还在磨炼文笔,努力的从小透明走向太太

喜欢乱开小破车(不过总是会被石墨针对就是了)

不定期会删掉自己觉得写得很烂的文

现头像来自@奶油花

【刘卢24H】Shine



*这里沐也,在这里祝小卢生日快乐啊!!

*是体育老师别x高中生卢

*写得比较短(短小精悍嘛)

*希望喜欢,食用愉快









1.
其实高二三班的卢瀚文一直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关于他,和他们班那个叫作刘小别的老师。




——那位刘小别老师是他的男朋友。





2.


“卢瀚文同学。你想什么呢你?”被卷成书卷的名单表啪的一声随着刘小别清冷的声音精准无误地落在正在发呆的卢瀚文头上。




“嗷!”卢瀚文抱住自己的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他的刘小别老师。




刘小别无心去管教小孩子多戏的那颗心,收回了手继续点名。





“切。“卢瀚文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刘小别用余光瞟了瞟他,嘴角不可察觉地勾起浅浅的一个笑。




“行了,都到齐了。”刘小别又对了对面前的学生人数。

“卢瀚文,先带着大家跑两圈热身吧。”刘小别把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发光的金属的哨子叼在嘴里说道。





“不要。”卢瀚文发出了拒绝的声音。



他没由来地觉着刘小别今天格外针对他。



从抓他开小差到他切他他居然没反应。



简直让人气愤。




“嗯?”刘小别不忌讳地对上卢瀚文大大地写着不满两字的眼睛。



卢瀚文气鼓鼓地对于刘小别今天对他的针对十分不满。

其实也没有针对,只是青春期少年的过度敏感罢了。





刘小别看着自家未成年恋人有小脾气的样子觉得也怪有意思的,却是心情好得摆了摆手说:

“算了,今天我带着你们跑。”

接着在众人的惊讶下将名单表放到了芒果树下的木椅上。





又拿过一个水杯将它压在下面,以免被时不时吹了的风刮散开来。





“老师…”班上大部分学生脸上都写着惊慌。





是的。

他们回想起了高中第一次被刘小别带体育课时被这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邻家大哥哥带着猛跑十圈半后腿痛的死去活来的悲惨经历。




于是众人纷纷向卢瀚文投向了求救的目光。



但是并没有任何用。



卢瀚文一副我今天就和他杠上了的样子,宁死不屈。



3.

换季时混着热气的风吹在脸上,一群人在跑道上奔跑着。



刘小别跑在最前方,保持着匀速向前。



后面的队伍稀稀拉拉的。



第二圈时就开始有女生跑不下去了,开始走路。



“我的妈...别哥体力是真的好...”几个女生在队伍的最末尾慢走着感叹道。



“可不是嘛……”走路的队伍里不只何时出现了一个男生。



“唉?”那几个女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你们男生也...”



还不等那几个女生说完,就又有几个男生走了过来,加入了老年人散步的行业。



“别看了...”那个男生叹气道,“就大别哥那个速度和体力,有几个跟得上的...?”



几个人闻声向前面的队伍看去。



果然...



队伍的前面部分也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散乱。



只有他们的体委卢瀚文毅然决然地跟着跑在前方的刘小别。



很强悍了。



4.

“刘老师!能自由活动了吗?跑不动了!”一团学生坐在了跑道边上对着快跑到他们身边的体育老师刘小别喊道。



他抬手扯了下衣领,然后不在意地说:“行吧,你们这群兔崽子,自由活动,注意安全。”



他话音一落,众人便欢呼起来,道了谢就离开了这受阳光直射能晒死人的操场。



5.

刘小别见他们都走得差不多了,也慢慢减了速,想和卢瀚文并肩。



“还跑?”他挑了挑眉。



卢瀚文却是扭开了头,一个用力,跑到了刘小别前面去。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的身影脚下的步子却是一顿。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刘小别似是无奈地笑了笑。



不过这样的身影,他挺喜欢。



6.

卢瀚文似自顾自地在前面跑着,一刻也没停。



刘小别在后面跟上他的步伐。



操场上的人都走干净了,跑道上只剩下两人追逐的身影。



混杂着木香的微风轻盈地拂起他们的衣角,不动声色地留下一丝痕迹。



刘小别在他身后,却也没出声哄。两人就这样一圈一圈地跑着。



7.

等到卢瀚文快跑不动了,刘小别他的才扯住衣尾将他拽向自己。



他一手搂着卢瀚文,身子一斜,两人一起向被太阳考得炙热的草地摔去。



卢瀚文被拉得一愣,整个人跌坐在刘小别身上,还在调节着呼吸。



怪让人喜欢的。



刘小别看着他涨红的脸,不禁想。



8.

他抬头刚想给自家闹变扭的小朋友一个吻,却被卢瀚文扭头躲开了。



“嗯?”刘小别挑眉看向他。



卢瀚文似一脸严肃地对上刘小别的眼睛,对刘小别道:



“老师不能啵学生嘴。”



这番义正言辞地话语却是换来那位老师的一声轻笑。



他揽住卢瀚文的腰将他扯向自己,在他的脸上啾地亲了一口。



“老师不能,但男朋友可以。”





——end——


点心自助/1120方锐生贺整理

太太们辛苦啦!

Quadratic:

生贺圆满结束啦,谢谢老师们的参与以及大家对老师们的支持!


整理了一下老师们的生贺,方便大家戳进去吃粮,辛苦各位老师了!


0H∠( ᐛ 」∠)_ @一支钗子


【点心自助0H/24H‖方锐×你】普通恋爱


1H∠( ᐛ 」∠)_ @秋燁


【点心自助1H/24H 方锐】Can you see?


2H∠( ᐛ 」∠)_ @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点心自助2H/24H (林方)】悸动


3H∠( ᐛ 」∠)_ @西西酱_Yy


【点心自助3H/24H 方锐×你】我想尝遍你的甜


4H∠( ᐛ 」∠)_ @温糖苏打水🌙


【点心自助4H/24H|林方】同组的方老师你有喜糖吗?


5H∠( ᐛ 」∠)_ @老生常谈


【点心自助 5H/24H 方程】一元一次方程


6H∠( ᐛ 」∠)_ @辣条超级好吃


【点心自助 6H / 24H 方锐×你】概率(R级)


7H∠( ᐛ 」∠)_ @夜溪玦


【点心自助7H/24H 唐方】#唐昊方锐闹掰#


8H∠( ᐛ 」∠)_ @北川有暖


【点心自助8H/24H|中心向】兴欣团宠方小锐


9H∠( ᐛ 」∠)_ @白家玉卿


【点心自助9H/24H  知乎体】八荒风雪客,朝暮劝归人


10H∠( ᐛ 」∠)_ @春风拂槛


【点心自助10H/24H 方锐个人向】No way back


11H∠( ᐛ 」∠)_ @叽里咕噜噗噗噗


【点心自助11H/24H方锐×你】《暗恋有终》


12H ∠( ᐛ 」∠)_@阿呱


【点心自助12H/24H】


13H∠( ᐛ 」∠)_ @全世界最哇塞的小仙女


【点心自助13H/24H】最佳男友 (方锐×你)


14H∠( ᐛ 」∠)_ @林方请立刻在一起


【点心自助14H/24H】


15H∠( ᐛ 」∠)_ @我沙茶面独得老福特恩宠说限流就限流


【点心自助15H/24H】为什么说方锐是联盟的蒂花之秀?


16H∠( ᐛ 」∠)_ @三只北言·不好磕不要钱


【点心自助16H/24H 林方】林家点心


17H∠( ᐛ 」∠)_ @未眠人


【点心自助17H/24H(方程)】冷感


18H∠( ᐛ 」∠)_ @kido簌簌(三党淡圈)


【点心自助18H/24H (方锐中心)】袒右以为誓


19H∠( ᐛ 」∠)_ @沐也


【点心自助19H/24H (林方)】sky


20H @陆决意


【点心自助 20H/24H】今天的方锐打开了斗地主


21H∠( ᐛ 」∠)_ @哈鲁西仍旧卖忘情水


【点心自助21H/24H 方锐×你】护花使者


22H∠( ᐛ 」∠)_@annsama


【点心自助22H/24H‖方锐个人向】再少年


23H∠( ᐛ 」∠)_ @Dasiv


【点心自助23H/24H】——品种为天蝎的方锐团子


彩蛋×2∠( ᐛ 」∠)_


∠( ᐛ 」∠)_@锦邑织文


【点心自助/彩蛋】


∠( ᐛ 」∠)_ @城堡冰山


【点心自助/彩蛋】方锐的第十四个蛋糕(方程)


感谢各位老师百忙之中仍抽空参加生贺,真的是感激不尽(暴风哭泣

【点心自助19H/24H(林方)】sky

*这里沐也,祝锐锐生日快乐啊!!!

*架空,天使恶魔设定(有点双黑化的感觉)

*一个尝试,设定稍微有点多,以及有点复杂,希望看得懂 

*强行我流ooc,食用愉快

 

 

 

1.

刚刚入秋,天气还很热,在太阳的猛烈照射下,方锐选择了躲进咖啡店里,感受一下所谓的生活。

 

 

他选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就坐下了。

 

 

短暂地思索了一会去点了一杯加冰加奶的摩卡。

 

 

可能是因为这个天气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外出的缘故,店里冷清得可怜。

 

 

 

2.

方锐拿过自己的摩卡,走回位置,戴上耳机百无聊赖地刷手机。

 

 

无趣极了。他抿着手中的咖啡抱怨道。

 

 

他这次来人界是因为他的顶头上司大天使长叶修,派他在人界巡视一周。

 

 

而这日子已经过了五天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方锐已经厌恶了人界无聊的日子。

 

 

算了。他叹了口气。就当作积累经验了。

 

 

咖啡独特的带着醇香的甜从唇齿间弥漫开来。

 

 

 

3.

“你好。“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从方锐身后响起。

 

 

方锐转过身去看他。

 

 

那人嘴角带着笑意,声音平和道,“请问可以让一下吗“

 

 

他指了指方锐身边的桌架,“我有东西落在那里了。“

 

 

“sure。“方锐毫不介意,侧了侧身子,给他腾出一点空间。

 

 

“谢谢。“他对方锐笑了笑,从他身边擦过。

 

 

方锐也回了他一个笑,接而问道一丝香气。

 

 

他眼神一沉,歪头看了眼自己面前这个戴着眼镜,身着正装的男子。

 

 

是男士香水吧,方锐抹了抹鼻子。真有够骚包的。

 

 

4.

香气也只短暂地停留了一秒,下一秒拿味道便消声灭迹了。

 

 

他从那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袋子又向方锐点头致谢。

 

 

方锐一抬头,对上了他的眼镜。

 

 

有点意外。他心里小小的惊异道。

 

 

那双眼睛并不像他面前的这个人一样斯文温柔、平和;而是带着一种独特的锋利,

像血一样。

 

 

方锐不禁发了愣。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早就不见。

 

 

5.

傍晚来临。

 

 

天空变得橙红,道路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方锐伸了个懒腰,准备真正地去完成他的巡视工作。

 

 

走过开始繁忙的街市,向安静的小巷走去。

 

 

这所城市的大多数犯罪发生在寂静无人的街区。

 

 

而且往往查不出凶手。

 

 

“又是哪个恶魔活腻了吧。“方锐将手放在脑后靠着,似在随意散步。

 

 

于此同时,黑暗在深处悄然滋长。

 

 

6.

 

他闻到了血腥味。

 

 

浓厚的从巷尾徐徐飘来。

 

 

天空已经红成了一片,像是属于空的血味,弥漫了整个地域。

 

 

方锐皱了皱眉头,向发起地走去。

 

 

越是靠近,味道越重。像一双无形的手,扯着他的衣领,一步步带他走入黑暗。

 

 

除了血腥味,他还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他不动声色地转了转手指,展开了属于天使的神躯。

 

 

夕阳的光照过他,又落到地上,浅浅的影子轻轻摇曳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消逝。

 

 

7.

走到巷尾,他看见了。

 

 

那人背对着他,脚下踩着血。

 

 

阳光最后的光打在他身上,地上的影子被无限拉长,浓郁的像是通往地狱的捷径。

 

 

6.

那人转过来却是露出一脸诧异。

 

 

“是你?“方锐皱着眉头率先开了口。

 

 

 

是刚刚咖啡店的那个人。

 

 

“是我。”那人语调却是依然平稳,“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方锐没接话,骨节分明的手上浮现出一个指环,银白地发出耀眼的光。

 

 

他见方锐不回答自己,却是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夹包展开给方锐看;“我叫林敬言,是警察。”

 

 

方锐眯了眯眼似乎懂了什么,勾唇笑了一下。

 

 

“嗯。”

 

 

指环被悄悄收起。

 

 

“听说这里有案子,所以我过来了。”他向前踏了一步,在本没被鲜血污染了的水泥路上深深地踩下一个印记。

 

 

哄得过于耀眼了,方锐想。

 

 

方锐将目光从地面上移开,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平视着方锐,十分平静,又似乎是像在问:“你呢?”

 

 

方锐带着笑歪了歪头,衣袖下的手指又轻轻地转了转,收回了神躯。

 

 

“我路过。”他说。

 

 

“路过?“林敬言表情称不上特别放松,也是皱了皱眉头,“你的行为十分可疑。”

 

 

“哪儿可疑了?”方锐打断他面前这位所谓的警官的话语。

 

 

毫不畏惧地直视上对方的眼睛。

 

 

“不该的时间到了不该到的地方。“他缓缓说。

 

 

“顺便遇上了不该遇到的人。

 

 

“我想我需要请你去一趟警局了。”语气平和。

 

 

他背着光,方锐看不清他的脸。却隐约觉得他勾起了一抹笑。

 

 

8.

“你叫什么名字?”林敬言带着方锐来到了警局做记录。

 

 

“方锐。”他撑着脑袋回,“方向的方,锐利的锐。”

 

 

林敬言听着,在记录纸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方锐瞟了一眼那张纸,又抬睦看向林敬言叹气般的说道:“我说…林警官…你不需

要调查现场的?“

 

 

“有派别的警员去了。“林敬言闻声看了他一眼。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更可疑。“

 

 

“行吧。“方锐无奈地耸了耸肩。

 

 

“反正我也没事干,你想问啥问啥吧。“他趴在桌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说。

 

 

林敬言低着头看着他,语调平稳:

 

 

“行”

 

 

9.

“第一个问题。”林敬言拿起手上的记录本认真地发问,“你为什么会在那里?”

 

 

方锐轻笑了一声。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他眼角驾着笑意反问。

 

 

林敬言愣了一下,随后说:“我记得我回答过了。”

 

 

方锐又看了他一眼,用和他一样的语气说:“我记得我也回答过了。”

 

 

他听后动作停在了半空,一会儿才缓过来吧记录表放下无奈道:“看来你是不打

算给我除了路过以外的答案了。”

 

 

“撒谎不好。”方锐把脑袋埋在臂弯里闷声道。

 

 

这句话。

 

 

似乎有点指意不明。

 

 

 

10.

 

“话说,林警官。”方锐抬起了头,“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林敬言拿出眼镜布擦拭着眼镜。

 

 

“你们警察可以喷香水的吗?“他向林敬言那里凑了凑。

 

 

奇怪的喜好。

 

 

方锐吸了吸鼻子,又闻到了那丝香气。

 

 

林敬言低睦看着他,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好闻吗?“他问。

 

 

“还好吧。“方锐又做好了身子,”感觉很骚包。“

 

 

林敬言收回目光随口般的说了一句。

 

 

“你自己不也挺香的。”

 

 

11.

“你们这有水吗?”方锐舔舔自己的嘴唇。

 

 

喉咙渴得发紧。

 

 

“有。”林敬言站起来背对过他,到了一杯水,“喝完你就回去吧。”

 

 

“嗯?”方锐意外了一下,接过水却是点了点头。

 

 

12.

 

“明天再来一趟。”林敬言站在警局门口说道。

 

 

“好,明天见。”意外的干脆。

 

 

13.

 

在林敬言刚触到那块已经成了血块的暗红色时,一个冰凉的硬物抵上了他的腰间。

 

 

他微微一愣,像是悟到了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

 

 

“低估你了。“他这样说。

 

 

 

 

——Fin——

 

 


2018方锐生贺组

吹爆各位太太!

方程求根公式:



名单。




0h:@一支钗子




1h: @秋燁




2h: @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3h: @西西酱_Yy




4h: @温糖苏打水死在了作业里




5h: @Miss睿凡




6h: @辣条超级好吃




7h: @夜溪玦




8h: @北川有暖




9h: @白家玉卿




10h: @春风拂槛




11h: @浮生南巷物语X




12h: @阿呱




13h: @全世界最哇塞的小仙女




14h: @林方请立刻在一起




15h: @我沙茶面独得老福特恩宠说限流就限流




16h: @三只北言·不好磕不要钱




17h: @未眠人




18h: @kido簌簌(周更)




19h: @沐也




20h: @陆决意




21h: @哈鲁西喜提法语小命




22h: @annsama




23h: @Dasiv




彩蛋 @支付宝V  @城堡冰山




活动tag:您的点心自助餐请查收




很荣幸邀请到老师们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与这个活动,我这么一个垃圾有生之年居然能组成一个生贺组实在是百感交集_(:з」∠)_请大家接下来期待一下老师们带来的作品吧。



【刘卢】花香果甘

*花店店长别x高中学生卢
*放下告白梗重新做人x
*分手复合的两人(一个尝试)
*又是我流ooc了,希望喜欢



人生总是这样,总会有许多的意外。

门一被推开花的香气就扑面而来,数种不同的花香互相影响着,和成独特的香味。

嗯,还有一点淡淡的青草味。

“需要点什么?”一个高挑的青年手上拿着浇花壶对着这突然闯入花室的少年问道。

清清淡淡的声音混着香气飘散在空中。

少年似乎缓过了神,手上拿着钱说:“请给我十一支玫瑰,谢谢。”

少年分明是高中生的模样,说起话却是脆生生的。

“玫瑰?”青年放下了浇花壶。

“嗯。”少年答到。

青年抬手拨了拨挂在墙上的那一盆常春藤,点头示意少年跟着他走。

“要哪一种?”他把那带着与花室了不同气氛的少年领到一排花前。

“嗯……”少年似乎犯了难。盯着那缤纷艳丽的花朵们不知该如何作答。

青年没急着让他选,却是默默地给花室里换了首歌。

那首歌的前奏带着些许俏皮的感觉,流连在这不大的花室里。

青年侧了侧头,看着少年犯难的样子。

是第几次了?这种表情。

“也许什么都能放下~”

那首歌这么唱道。

“好吧……”少年开口了。他深深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语气一下子失去了原本的坚定,少年蹲下来撑着脑袋。

青年没低下头看他,问道:“你想要送给谁的?”

少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他抬头看向青年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我?我想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他说。

“他叫刘小别。”少年的声音在轻轻发颤。

青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他是我的前男友。”少年脸上挂着和眼泪不匹配的笑。

“我很喜欢他。”他就这样蹲在地上,顺过花朵,看向那个迟迟没有说话的人。

“他……”青年开口,却只冒出来一个字。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真的很喜欢他,他们说,喜欢一个人就给他送玫瑰花。”少年干脆坐在了地上,“可是,他很懂花,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给他点什么,该怎么告诉他,我真的很喜欢他。”

“既然都是前男友了,分手自然就是不喜欢了。”青年这样说。

“可能是吧……”少年把脑袋埋进了臂弯里。

“那是他和我……”少年的声音闷闷的。

“这和卢瀚文还喜欢刘小别没有关系。”他说。

青年愣着哪里。

他抬了抬头,似乎在压抑什么,声线发紧地说:“所以卢瀚文你玩够了吗?”

“我不想和你玩这种游戏。”他从头至尾都不敢再去看那个叫卢瀚文的少年一眼。

卢瀚文撑着地板站起来了。

“这不是游戏。”他眼眶还红红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他心里似乎被绞住了一般地疼。

他不明白,不明白明明平时那么好的刘小别会和他说出分手两个字。

他想,可能是他错了。

既然是他错了,那他就回去追。

可是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他?

卢瀚文眼里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明明他说过喜欢自己的。

“是真的又能怎样?”青年转过来。

眼眶分明也是红着的,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和他分手。

似乎是烦了,似乎是厌了,似乎是不想再偷偷摸摸了。

卢瀚文他是高中生。

如果让他们学校的人知道他喜欢男生,他会怎么被对待。

他想都不敢想。

“别哥!”卢瀚文似乎急了。

那名叫刘小别的青年被他叫着一愣。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眼睛直直地盯着刘小别。

“我全都告诉他们了。”

刘小别瞪大了眼睛。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刘小别猛地伸手拽住卢瀚文的手腕。

卢瀚文被扯着身子晃了一下。

“我知道。”他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知道……

你还喜欢我。

刘小别抓着卢瀚文的手腕的手指尖用力到泛白。

他看着他。

放不开,放不下。

从一开始就是了吧。

“你还要上学你知道吗?你还要高考你知道吗?你还要和他们生活你知道吗?你这样,你知道后果吗?”

你这样,会沦为和我一个下场的。

你知道吗?

当初年少的刘小别就是这样,不顾一切,放弃家人放弃所有的一切,甚至放弃了高考,来到陌生的城市里,追自己的梦。

可他最后才发现。

他当初追的那个梦,真的只是梦而已。

虚幻到摸不到实际。

他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在这里努力了三年,才换来这一个小小的花店。

他不想卢瀚文沦落到和他一个下场。

他不堪孤独的模样。

他不想看见。

“最差的后果就是我被你抛弃了,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什么都没了,但是我还有你。”

“我都知道。”

专属于少年的声音。

充满希望的声音。

卢瀚文把另一只手搭上刘小别抓着自己的手上。

“我的别哥是不会舍得让我什么都没有了。”

“是吧?”

清脆的声音。

时光似乎倒流到了卢瀚文第一次到这个花店时,他们第一次认识时。

他第一次离开的时候,怀里抱着几大束花,伴着微风笑着回首道:

“大哥哥,下次见啊。”

那是刘小别来到这里第一次看见了光。

一滴眼泪从脸颊划下。

他想起来他当初分手的理由了。

他当时太害怕。

害怕眼前的人对他来说都是假的。

他特别怕。

怕回到,当初什么都没有的日子。

“从一开始,就是你莫名其妙的闯入我的生命。”刘小别突兀地开了口。

“硬要把我的黑夜点亮。”

“硬要我看见希望。”

“硬要不给你自己留一点点后路,就只是因为我。”

“你凭什么。”

睫毛上还沾着一点点泪水,眼睦湿漉漉地看着他。

“行。”

他用力地把少年拥入了怀里。

“既然你要这么绝,那你这辈子都别想走了。”



——end——




【邱非生贺16H/24H】今天老板送饮料了吗?

 *粮食向日常
*感谢群中大佬们对我的信任
*今天沐也依然是在拉低集体水准(还连拉两次)
*食用愉快
*我流ooc现场






“队长...”闻理坐在邱非面前神情复杂的说道,“您没觉得您有些叛逆吗?”


邱非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同样神情复杂。


邱非叹了口气后缓缓说:


“闻理啊……”


语气中尽是无奈。


“你就不能为战队的各位付出一下吗?”


闻理听完这句话沉不住气了。


他站起来对着邱非说了句男默女泪的话:


“这不能成为你让我一个人喝掉老板送给我们的整整两箱茶饮料的原因!!”


邱非盯着站起来的闻理,两个人四目相对着盯了足足有半分钟。


最后邱非率先低下了头,扶着额头说:“你先坐下吧……这事…”


“除了让我喝,我什么都干。”闻理坐下来直勾勾地盯着邱非说。


简直就是视死如归。


“我没......”邱非还想狡辩。


闻理却面无表情地看着邱非说:


“队长你是不是忘了,上次是谁把所有的茶饮料倒进了我的水瓶里,还连倒了一个半星期。


“还有上上次,是谁把整整三箱饮料放在了我宿舍,说好的一起慢慢喝,结果却硬是让我一个人喝了三个月才喝完。


“还有上上上次,我生日,是谁把茶饮料装在礼物盒里真挚地告诉我这是他对我最真挚的祝福。”


“还有...”


“别说了...我错了……”邱非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


闻理没理会他的道歉。


对,你错了。


你下次还敢。


可怜的嘉世选手,什么都没有打垮他们,现在却是要被茶饮料给neng疯了。


“队长你就不能去和老板聊聊吗?”两人已经在会议室坐了二十分钟,却还是没有找到对策。


“聊了...”邱非叹气,


“老板说那是他对我们的爱......”


“......”闻理沉默了。


这爱太沉重,我承受不起......


“那要不我们......”闻理决定退半步,“一起喝?”


邱非盯着那两箱饮料,似乎想把它盯穿。


“行吧……”邱非接受了这个决定。


“行!那...”闻理刚扶着凳子打算站起来决定分配一下。


就听邱非来了一句:“我半箱,你一箱半。”


“啪!”的一声闻理脚下一个没站稳,后背朝地的摔在了地上。


“邱队长...”闻理扶着桌子又站起来,“您不觉得您......”


“不觉得。”邱非走过去扶他,“我已经过了叛逆期了。就这么决定了,我晚点给你搬到你宿舍去。”


“我...”闻理差点就骂脏话了。


闻理算是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说邱非是叶修的亲传徒弟了。


瞧瞧这叶神言传身教的魅力。

  
简直比叶修还魏琛方锐(躺枪)

  
当然,如果这是篇cp向的文的话,这个时候闻理就应该宠溺地无奈答应下来。

  
然而,这是一篇粮食向无cp的日常文。

  
于是闻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手机并且播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嘟嘟—”电话的提示音并没有响多久对面就接通了电话。


接着就听闻理朝那边说:


  
“喂?英奇吗?”

  
“对,我闻理。”

  
“没有没事找事。我就过来说一声”

  
“我们队长疯了,我现在转会过去还来得及吗?”

  
对面寂静了二十秒然后发出了黑人问号脸的声音:

  
“啊?”

  
说时迟那时快,邱非一把拿过了闻理的手机,边拦住闻理边说:

  
“没有没有,英奇你别听他乱说。”

  
“没没没,我没疯,他也没。对的。”

  
“不是战队不和。”

  
“没,你别和前辈们讲。”


“好的好的,我一定好好和他聊聊。”

  
“行,打扰了,拜拜。”

  
邱非行云流水般的挂断了电话然后转过头看着一脸老子不服气的闻理。

  
邱非目光沉了沉。

  
接下来就是邱非队长对于队友闻理的一个小时的长谈。

  
正当闻理就要被邱非说动了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就这样被你征服~~”

  
队长的铃声真好听

  
个鬼啊!

  
这是个什么鬼!

  
邱非不知尴尬地看了眼电话的备注。

  
“叶前辈”三个字和这首歌无违和地贴合在了一起。


邱非清了清嗓子,接起了电话。


“喂?小邱吗?”那边传来叶修的声音。


“前辈。是我。”邱非看了眼闻理点开了免提。


“你明儿有空吗?”叶修似乎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道。

  
“有。”邱非想都没想,“前辈有事?”

  
“啊,其实也没啥。”叶修呼了口气说,“合作打个boss呗!”

  
邱非和闻理交换了个眼神。

  
“好的,没问题。”邱非答。

  
“行的,明天下午上线蹲一下,估计就差不多那个点了。”

  
“好。”邱非应道。

  
两个人又扯了几句之后又互相说了一些战队加油的话就挂了电话。

  
邱非拿着手机和闻理再度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知道怎么做了。”闻理露出了一丝微笑。

  
“明天。”邱非瞟了一眼那两箱茶饮料。

  
“咱们亲手抬过去。”闻理也跟着看了一眼。

  
意味深长。

  


  
于是第二天,兴欣的各位收到了援手与两箱茶饮料作为赠品。

  
叶修:“现在打boss还带赠品的??”

  
不,这不是赠品。

  
这是来自新嘉世老板,队长,队员们对于兴欣各位深深的爱(并不)

  
不单只是这一次。

  
自从这之后,每隔两个月兴欣的各位总能收到来自新嘉世的爱。

  
这样的馈赠持续了整整半年。

  
最后兴欣的各位终于受不了了。

  
“喂?小邱啊,你别寄了,我们真的不需要......没有嫌弃你们......真的,太谢谢你们了,太客气了,你们自己喝吧。”

  
“啊对了,要不你们分享给大家吧,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

  
“行。”

  
兴欣一通电话之后,联盟的各位大神都收到了来自新嘉世的祝福。

  
不仅如此。

  
还定期赠送。

  
瞧瞧我们友善的嘉世选手。

  

那一箱箱的茶饮料,简直黄少天看了沉默,韩文清看了流泪,张新杰看了都不想睡觉了(并不是)

  
给为联盟带来最真挚的祝福的嘉世选手们鼓掌。

  



然而事实证明联盟的各位并不是好欺负的。

  
在嘉世队长带头开展赠送饮料活动的大半年后。

  
在我们嘉世小队长的生日那天。

  
他深深地明白了,什么叫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那十几箱的饮料,真的是认真的。

  

end
  
—————————————


邱非小队长生日快乐!!!(赶紧被我写的好尬,希望别嫌弃啦!)

  

  

  


【邱非生贺02H/24H】指教

   【邱非x你】指教

*邱非小队长生日快乐啊!
*乙女向,校园paro(第一次写乙女向,不太会写,希望喜欢叭)
*强行拉低集体水平三连

*光速恋爱系列

*食用愉快



———————————————





你也许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在高中遇见他。


“邱非,这个新同学交给你了,你帮忙带一下。”


“好的。”


这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


“同学你好,我是高二的邱非。”比你高半个头,穿着和别人无异的白色校服,看起来清清爽爽的男生拿着一沓资料站在你面前。


“我带你去教室。”他微微低着头,脸上挂着浅笑。额前短短的刘海被风轻轻吹起。


“好的...麻烦你了邱非学长。”你微微抬头看上他的眼睛,愣着来了一句,“学长你长得真好看。”


眼睛真好看,是黑宝石的颜色。


你不由自主地夸赞自己面前这位叫作邱非的学长。


你看见邱非眼中的光忽闪了一下,似乎是被自己突然的直球打了个不知所措。


他顿了一下反应过来低声道了一句:“谢谢。”


很好听。


你笑了。


“能给我一下个人信息表吗?我还不知道你是哪个班的。”他调整好后不避讳地对上你的眼神,伸出手来。


“啊,好的。”你反应过来,把包抱到怀里,低头翻包。


“是全部吗?”你问。


面前男生不可察觉地顿了一下,然后答到:“嗯,全部。”


你从包里抽出两张个人信息伸手递给他。


他一手抱着资料一手伸了伸指尖接了过去。


邱非的手很好看。


你当时是这么想的。


是那种属于男孩子有些棱角的好看。修长而骨节分明。


“高一七班……”他低头定睛看了看手里的资料,小声地念道。


资料的扉页是你的照片,和你的所有信息。


他看着仔细,看完第一页又翻过去看。


你也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带路的话,只用看第一页的上半部分,就足够了。


“可以了。”他把纸又递回来,“我带你过去吧。”


“麻烦学长了。”你背好了包点点头。


你跟在他身后慢慢走着,一路上你眼前都是他简单的白色校服的背影。除了偶尔树上投影下来的光斑洒落在他校服上以外,什么都没有。


只有剃掉了发尾露出的白净脖颈,和时不时垂下的手。


明明校道很长,这一时你却觉得很短很短。


仿佛再走两步,就要到尽头。


最后走到班门口的时候他叫了你的名字:


“徐涬。”


你下意识地对上他的眼睛。


“下次见。”他如此说。


你看着他一时发了愣。


等反应过来,又回报他明朗的笑容。


“邱非学长,下次见。”你说。







说是这么说着,你却也没有想到,下次的见面,来的这么快。


“学长好…我是新来报名学生会的。”你心情忐忑地抱着自己的资料站在小会议室门口。


“是你。”他听到声音抬起了头。


“是我。邱非学长。”你看见他抬起头吐了口气应道。


面前的人可能是因为要坐镇学生会的原因穿上了学校的那一套制服。衬衫的袖子折了几折露出小手臂来,看起来还有几分干练。


你自嘲地笑了笑。


果然乱立flag是会遭报应的啊。


“还站着干嘛呢?”他轻轻敲了敲桌子,木桌闷闷地响了两声在提醒你,“还有同学在外面等,稍微快点吧。”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他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好……”你闷闷地应了一声。


走到他面前把自己填好了的资料双手放在他面前。


“没想到学长是人事部部长……”你叹了口气。


“失望了?”他看着你的资料。


上面的每一行要填的信息都是你手写的,和之前那一份入学资料很不一样。


清清秀秀的字体在每一处留下痕迹。


“没有。“你摇摇头,“只是就…没想到……”


你尴尬地挠了挠脑袋,想不到语言去形容这种感觉。


他没说什么,只是细细地去看你写的每一句话。


最后目光在入会原因那一栏停住了。


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字:


“为人民服务。”


邱非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抬头看向还没找好措辞的你。


“为人民服务?”


他语气带笑。


不是嘲笑,而是那种像是对自己家小孩子调皮捣蛋之后无奈的笑。


“啊?”你愣了两秒,然后突然意识了到什么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我我我……!”你摆摆手想要解释。


“噗嗤。”邱非看着你慌乱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接而又在你窘迫的目光中轻笑说:“行了,我收你入部。”


“啊?”你还没想好怎么解释这件事就被他的话砸了。


“你过关了,明天下午放学来开会竞选吧。”他把你的资料收好和别的资料放在了一边。


“好…好的……”你还是欣喜地点了点头。


“那你回去吧。”他抬手看了看腕表道。


“别迟到了。”他又补了这么一句。


“好,学长再见。”你走到了门口转过来又和他道别。


“再见。”他逆着光回道。






虽说是提醒了你不要迟到,你却在放学刚出班的门口看见了他。


“邱非学长?”你惊喜道。


“嗯。”他应了一声。


“你怎么过来了?”你背好书包半抬头着看他。


“怕你迟到。”他却也是诚实。


“……”你没说话。


迟到什么的明明自己才不会干的说。


“走吧?”他歪了歪头。


“好。”你点头。


又是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着,一路上两个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安静的像互相不认识一样。


“你准备好竞选什么了吗?”走到半路上他微倾身问你。


“想好了。”你当时正在发呆也是下意识地回答。


“是什么?”他问。


其实邱非不是喜欢在这上面多问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况且一会竞选的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却在这时忍不住地多问了你这么一句。


你回了神,低头轻笑地说:“是人事部的。”


他的脚步顿了顿。


“邱非学长。”你轻声叫了他的名字,像是试探一般的发问,“如果我说我要当人事部部长的助理,你说人事部部长他会答应吗?”


邱非没转身过来看你。

  
甚至脚步都没停,只是自己往前走去。

  
你微微失望地低下了头。

  
搞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

  
不清楚自己在失望什么。

  
明明才只是第三次见面。

  
却忍不住去开始期待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剩下的每一次。

  
你微微抬头看着他的背影。最后告诉自己,没关系,会有以后的。

  
“到了。”他停下了脚步。

  
“等会,请加油。”他这样说着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你深呼了一口气。

  
加油。

  
你告诉自己。

  
接下来就是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竞选。

  
“大家好。”你站在众人面前,拿着自己的演讲稿深深地鞠躬,“我是来自高一七班的徐涬。”

  
你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要紧张。

  
下意识地眼神瞟开,却刚好对上了邱非的眼睛。

  
好的吧。

  
你收回眼神。

  
更加紧张了……

  
“我今天是来竞选人事部部长助理。”

  
你话音刚落就看见有些人忍不住地瞟了一眼邱非。

  
“但是我竞选这个岗位并不是为了什么帅气的学长。”

  
你余光看到邱非不自然地僵了。

  
你吸了口气,干脆把自己本来准备好的演讲稿放到了身后。

  
“我是真心想加入人事部,而且给大家带来更好是帮助。”

  
“我想让学生会的各位看看我的能力。”

  
“看看有了我之后的人事部。”

  
你坚定了眼神。

  
众人愣住。

  
接着就是一些讨论的声音。

  
“高一口气真大,这样太自以为了吧。”

  
众多这样的议论。

  
你却不慌不忙。

  
没关系。

  
你在心里面这样说。

  
“好了,可以了,下去吧。”

  
学生会长手中拿着你的资料笑了笑说。

  
你最好走下去的时候隐约看见邱非坐在那边笑了。

  
浅浅的。

  


  

  
然后再见面就是邱非过来告诉你被选上了的消息。

  
“真的吗!!”你双眼放光。

  
他点点头。

  
“我就知道学生会长人那么好一定会对我们很好的!”你语无伦次道。

  
他嘴角微微上扬起,说:“其实...”

  
你看向他。

  
“是人事部长,他想要你当他助理。”

  
你愣住了。

  
“其实...”他接着说。

  
“不仅如此,他还想请问你...”

  
他顿了顿。

 
“什么?”你心脏猛地跳起来。

  
“请问你能不能做他女朋友。”

  
邱非耳尖泛红。

  
你呆呆地看着他。

  
“虽然才第四次见面,但是他还是想问。”

  
邱非无比认真地看着你说。

  
你反应了十秒确定这不是做梦以后回道:

  
“当然。”

  
你对上他的眼睛,就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以后还请他多多指教了。”
  



——end——



邱非小队长生日快乐!!!!!稀饭你啊!!!
又拉低生贺组集体水准了,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鞠躬)
希望各位喜欢




【9.21邱非生贺24H】缄默坚守之中我最爱你

甜心书:

我想起那年风雨飘摇的嘉世。




我想起他坚韧挺拔的背影,他说:“前辈,下一次,场上见。“




我想起他在训练营不卑不亢的态度。




我想起他给陈夜辉愤怒的一拳。






他是邱非,是嘉世的队长。






他的战斗格式意气风发地站上了属于他的战场——




而我,而我......




小队长,你好呀,我想送你几份生日礼物。






以下是参与生贺组的太太们的名单:




0H/ @青竹茗茶 


1H/


2H/ @沐也 


3H/ @叶叶叶琪 


4H/


5H/ @方程求根公式 


6H/ @小生芥七 


7H/ @猫的远方 


8H/ @会安岘港 


9H/ @林桑 


10H/ 原po


11H/ @许无言 


12H/ @夜溪玦 


13H/ @铃科子 


14H/ @Morainne 


15H/ @鱼刺儿x 


16H/ @沐也 


17H/


18H/ @丹上倾墨 


19H/ @方得在睡觉 


20H/ @是风过境 


21H/ @颓丧晚期人士 


22H/ @玖月我咕定了 


23H/ @°彼时年少「玖一」 






感谢太太们的参与!!


让我们9.21见!!!






是乙女向和友情向组!!!

【刘小别2018生贺企划】刘卢24H总结

刘卢繁殖基地:

策划:刘卢繁殖基地


活动TAG:富强刘卢文明搞事


(2017年生贺活动TAG:微草刘姓选手竟于生日当天入狱




【0:00】




 @FIXING :《送一颗戒指给我傻兮兮的小男孩》




【1:00】




 @_清风入鞘 :《计划外的游乐园》




【2:00】




 @虞珞珞珞_想成为屠皇 :《冰冻甜食主义者》




【3:00】




 @大和守三三的不安定 :《我的教官给里给气》




【4:00】




 @花下弦歌 :《锦戏》




【5:00】




 @音乐柠檬水 :《送蛋糕的小可爱》(图)




【6:00】




 @酌语_今天战音lorra出声库了吗? :《与你同行》




【7:00】




 @燕玖玖玖玖玖 :《所以说礼物到底是什么?》




【8:00】




 @江时夏_向死而生 :《千灯愿》




【9:00】




 @暖若安阳——杂食者 :《山海》




【10:00】




 @就算没有时光机 :《不必的担忧》




【11:00】




 @筠子湘 :《Initial Battle》




【12:00】




 @绾夙酱 :《同程》




【13:00】




 @魇子今天也不是魔子o_O :《我说,我爱你》




【14:00】




 @宁簌 :《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




【15:00】




 @性感饼砸,在线锤人 :《于是拥有了价值一条毛领子的绝美爱情》(图)




【16:00】




 @①②○⑤ :《嘟噜嘟嘟嘟》




【17:00】




 @锦喵喵喵 :《恋爱手册》




【18:00】




 @西雨伯斯—常年咕咕咕的家伙 :《绕腕双跳脱》




【19:00】




 @幽小游咩咩咩 :《请对养生多一点尊重》




【20:00】




 @唐菓🍦 :《非典型性暗恋症候群》




【21:00】




 @沐也 :《关于刘小别生日那点事》




【22:00】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泡泡糖的夏天》




【23:00】




 @热心市民小贫 :《猫饼记》




————————————————————————




感谢以上太太们的参与~也感谢每一位阅读刘卢,为别哥送上祝福的大家~




最后,再次祝刘小别生日快乐,我们明年不见不散!




(刘卢繁殖基地闲聊群:628722419


(卢瀚文2018生贺刘卢24H活动群:776445061,欢迎大家参与!

【刘卢24h/21:00]关于刘小别生日那点事

*这里沐也,别哥生日快乐!!!

*标题纯属是想不到了随便写上去的……
*一个甜饼来的!原著设定he
*强行拉低生贺组集体水平(丢人)
*大概是我流ooc了


  
别哥的生日派对go!





 

 

————————————————————

 

 



“今天是我生日吗?”刘小别面无表情。


  
“你这不是废话吗?!”袁柏清上去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


  
“那我请问。”刘小别依然面无表情。


  
“这群蓝雨的是什么鬼????!!!”


  
视角一转,只见蓝雨众人坐在一旁玩的不亦乐乎。


  
黄少天霸着麦克风在唱歌,喻文州在旁边和王杰希聊天,郑轩在喊着压力山大。


  
还有一个未成年少年在抢水果吃。


  
这是个什么鬼画面?


  
而且还蜜汁和谐?


  
刘小别身为这场生日party的主角此时此刻真的是怀疑人生。


  
刚开始袁柏清和柳非开开心心地跑过来和自己说为自己准备了一个生日会的时候,自己还觉得原来队友之间真的是有爱的。


  
然而现在,他真是想抽当初蜜汁感动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喂喂喂!我告诉你啊!微草小剑客!我们蓝雨的过来给你过生日是因为我们看得起你!”黄少天拿着麦克风对着刘小别说道。


  
“哦。”刘小别并不领情。


  
呵呵。


  
你确定你不是为了来蹭吃蹭喝?


  
刘小别此时脑内乱的一批。


  
“小别前辈!”那边和微草众人抢水果终于抢到一片西瓜的卢瀚文跑了过来,坐到了他的旁边。


  
“其实是我带着黄少和队长他们来的!”卢瀚文咬了口西瓜,鼓着腮帮子抬头和刘小别说。


  
“嗯?”刘小别瞟了他一眼。


  
“唔……因为我说要来给小别前辈生日,但是黄少他们不放心我。所以我叫大家一起来了!”卢瀚文眼睛闪闪的,似乎在讲什么很骄傲的事情一样。


  
“你这个家伙……”刘小别转过头用一只手掐住了卢瀚文有点肉肉的脸,语气似恶狠狠,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唔!前辈!”卢瀚文被掐着脸,没办法再吃西瓜了。


  
刘小别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算是少年了的卢瀚文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但是因为脸上的肉被自己掐着堆在了一起,看起来简直就像个愤怒的金鱼一样。


  
“噗哈哈哈哈哈。”刘小别放开了他的脸,笑出了声。


  
“前辈下手太不知轻重了!”卢瀚文心疼地揉了揉被掐的自己。

  

“教训一下某个还敢说前辈的不是的小鬼。”刘小别挂着笑。


  
似乎自己心情还是很好的嘛。


  
“我哪里有啊!?哼哼哼,小别前辈再也不是我的亲亲前辈了!”卢瀚文气鼓鼓的。


  
“那就不是吧。”刘小别并不在意,说着伸手抢过了卢瀚文手里的西瓜,“你的坏坏前辈今天就要抢走你所有的西瓜。”


  
“嗷!前辈!”卢瀚文瞬间炸了。


  
“前辈!你知道我身为一个蓝雨队员,在你们微草的窝里抢块西瓜有多不容易吗?”卢瀚文站了起来,义正言辞地和刘小别理论,“这是我好不容易拿到的!前辈你要还给我!”


  
“你也知道你在微草的窝里啊。”刘小别不以为意,顺嘴咬了口西瓜。


  
“那是我吃过的!”卢瀚文瞪大了眼睛。


  
“那又……”刘小别嚼着甜甜的西瓜刚想说那又怎么样,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等等。


  
卢瀚文他刚刚说什么?


  
他吃过的?

  

“woc!”刘小别下意识地就喊出口了。


  
md,刚刚顺嘴,就忘记了。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我在我生日这天和我喜欢的小鬼间接性接吻了???


  
刘小别瞬间把那片西瓜放回了卢瀚文的手中。


  
他一抬睦发现自己刚刚那声已经强势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两批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盯着他这边看。


  
盯地他头皮发麻。


  
“小别。”坐在喻文州旁边的王杰希开了口。


  
“队长!我我我……我刚刚没……”刘小别心虚地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什么。

  

“唉……”王杰希叹了口气,“我只是想你注意一下言辞,在这种有前辈在和有未成年在场的情况下,就不要说脏话了。”


  
刘小别对上王杰希的眼睛。


  
感觉自己被看得透透的。


  
“啊……是,队长。我会注意的……”刘小别就顺着王杰希说的接了下去。


  
众人相互看了看对方,都撇了撇嘴去继续玩自己的了。


  
只有刘小别和卢瀚文两人这里安静地没人讲话。


  
刘小别扶额。

  

他现在就只脑子里就只剩了一个念想:


  
生日和自己喜欢的人间接性接吻了,而且对方是未成年,并且被自己队长发现了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


  
“小别前辈?”卢瀚文试探性地歪歪头叫了声刘小别。


  
“怎…怎么了?”刘小别往他那里看了一眼。

  

只见卢瀚文手上拿着那被咬了两口的西瓜一脸可怜地看着刘小别。


  
靠?他这样看自己干嘛?


  
我刚刚没和他真的接吻吧?


  
等等,我在想什么?

  

刘小别盯着那块西瓜看了好一会,然后又抬头看看卢瀚文。


  
“我觉得小别前辈要负责任。”卢瀚文还是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哈?”刘小别懵了。


  
怎么就负责任了?


  
“我觉得小别前辈很有必要负责任地帮我再拿一块。”卢瀚文眼神真诚。


  
刘小别听到了这句话终于松了口气。


  
吓死了,还以为要负什么责任,原来只是西瓜。


  
“哦,行啊,我去给你拿一个。”刘小别站起了身,看了看卢瀚文,伸出了手,“把那块给我吧。”


  
“哦哦哦!好的!”卢瀚文把那块两人都咬过了的西瓜放在了刘小别手里。


  
刘小别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家伙,无奈地笑了笑,往放了水果盘的那一桌走去。

  

因为有两队的人,所以这个房间还是很大的,一共有四个小桌子,一桌混着坐,一桌蓝雨,一桌微草,还有一桌是刘小别这边的,本来他这桌也是混着坐的,虽说刘小别是寿星,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离开了这桌,去别的桌挤着玩去了,所以刘小别这桌并没有放吃的。


  
因为刘小别也不怎么吃。

  

于是水果就放在了袁柏清那桌。

  

“喂喂!”袁柏清拍手打掉刘小别向水果盘伸出的手,“这是我们的。”

  

“我是寿星。”刘小别无视袁柏清,直接把整个水果盘拿了过来,“而且,我那桌没东西。”

  

“小别你不是不怎么爱吃这些的吗?”徐景熙因为和袁柏清一样是七期的原因,所以挤在了这边和他们聊天。

  

“这只是水果,没啥不吃的。”刘小别咬了一口刚刚从卢瀚文那里接过来的那片被他们分别咬了的西瓜,“况且说好的这是我的生日会的呢?我怎么感觉是你们纯粹的跑来玩了的?”

 

 

 

“哎呀,都差不多嘛,再说,你都多大人了还在意这个?”袁柏清喝着快乐肥宅水毫不在意地说,“你是不是和小卢呆久了你。”

 

 

 

“并不是,谢谢。”刘小别懒得和袁柏清在那里斗嘴。

 

 

 

不过,说实话,他的确不是很在意这个。




“唉唉。”柳非戳了戳刘小别,眼神示意了一下卢瀚文的方向。


  
“你今天是不是该和小卢表白啦?”柳非看着那边因为无聊跑去找黄少天玩了的卢瀚文。


  
“表什么白,人家未成年唉,大小姐。”刘小别挑了挑眉,“而且,你就不怕我被蓝雨的众人弄死吗?

 

 

 

说着还看了一眼徐景熙。

 

 

 

徐景熙耸肩,看着刘小别说:“没有啊,其实我们队长是默认了这件事的。黄少也就只是单纯看你药不顺眼而已。”

 

 

 

“……”刘小别无话可说。

 

 

 

单纯的不顺眼是个什么鬼?



  
“啧,按小别你这样,你还得憋到他成年?”柳非不可自知地问,“你就不怕你家小鬼头被别人抢走?”

  

“……”刘小别没说话了。


  
他好像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像小卢这种又阳光,又可爱,又厉害的职业选手,最受外边小姐姐、小哥哥喜欢了。”柳非又接着说,“而且按他这么自来熟,真的很容易就被别人给拐走了哦。”


  
“……”刘小别觉得有点道理。


  
他开始有了危机意识。

  

“那按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和他表白他就不跑了?他要是不喜欢我他还不得跑。”刘小别还是嘴硬了这么一句。


  
“呵呵……”于是他受到了来自袁柏清,柳非,徐景熙的齐声不以为意的笑。


  
“全世界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好吧。”袁柏清翻了个小白眼。


  
“就是。”身为卢瀚文队友,天天和卢瀚文待在一起的徐景熙也发表了赞同意见。


  
“果然恋爱会使人智商为零。”柳非叹了口气。


  
“喂喂喂!”刘小别耳尖不住地红了,“我们还没谈恋爱好吗?”

  

“你们离谈恋爱不就差一个表白吗?”袁柏清一脸挑衅,“刘小别你就是怂吧?”

  

刘小别感觉自己瞬间被戳穿了。

  

对,他憋了那么久没和卢瀚文表白都是因为他怂。

  

以至于他拿出各种理由来搪塞自己,一直告诉自己说,他只是因为这些理由,所以不能和他表白。绝对不是怂。

  

但是这次却直接被戳穿了。

  

“你别哥我会怂?开什么玩笑。”刘小别心虚地嘴硬道。

 

 

 

“不怂就表白呗,天时地利人和,加油,我挺你。”袁柏清重重地点了点头。以表示自己对他的支持。
  

 


刘小别看过去,发现徐景熙和柳非也是一样的表情。

 


行吧。
 

 

 
刘小别认输了。
  

 


表白就表白吧。
  

 


如果成功了就当做这次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了。
  

 


“你们……”刘小别无奈道,“好吧,我等会就和他表白。”
  

 


“别等会啊,就现在吧。”柳非勾嘴一笑,冲卢瀚文那边喊道,“小卢!你小别前辈有事和你说!”
  

 


wc?
 

 

 
刘小别还没来得及反应,柳非这一嗓子就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刘小别看着柳非一脸骄傲的表情快要疯球了。
  

 


“呃……咳咳……”刘小别又转回去尴尬地硬着头皮对着卢瀚文说,“就是我有点事要问你一下,咱们出去说吧。”
  

 


这次刘小别早有防备地侧目盯住了柳非众人。
  

 


他们要是再插一脚让自己在这里说的话。
  

 


那他刘小别就彻底没有脸了。
  

 


还好他们这下没作妖了,给了他一个面子。
  

 


于是刘小别和卢瀚文就在各人不言而喻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这一出去就直接走到了大街上。
  

 


“小别前辈小别前辈!你要和我说啥啊?”卢瀚文身为一个即将要被玷污被摘了的一朵祖国的花朵,完全没有花朵的自觉。
  

 


“咳咳……”刘小别还没开始说,脸侧就已经红透了。
  

 


来自一个薄脸皮的不容易啊。
  

 


“那个……”刘小别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认真地看着卢瀚文说。
  
“我知道我这样和你说这个可能很突然,但是我就觉得说确实是一直拖着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他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稍微平静点,而他的手却已经死死地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虽然你平时是蛮吵的,也很黏我,总是被我说是黄少天二代 ,被我嫌烦,可我在前一段时间我就已经发现了……”他顿了顿。
  

 


“我……现在可能已经是离不开有你的生活了。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听起来很矫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已经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你再天天缠着我PK,缠着我聊天,对着我在那里耍小孩子脾气的生活了。”盯着自己面前那个发愣的少年。
 

 

 
“唉……”他叹了口气。
  

 


果然,这种表白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吧。
  

 


感觉都要尴尬死了。
  

 


刘小别迟迟没说出那最关键的一句。
  

 


就是这一时间的迟疑,卢瀚文开了口。
  

 


“刘小别前辈。”刘小别和他四目相对。
  

 


“我喜欢你。”
  

 


“?!”刘小别瞬间觉得自己活在梦里。
  

 


??我今天是不是没起床?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那个小鬼刚刚说什么?
  

 


刘小别感觉有一万朵的烟花在自己的脑子炸开。
  

 


而此时,他的身后真实地出现了手花炮绽放的声音。
  

 


“喂!刘小别!你好不好意思啊!说好的要给人家表白,结果自己被表白了!”袁柏清的声音从身后传出。
  

 


刘小别猛地一回头。
 

 

 
只见刚刚还在房间里玩的众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
  

 


几乎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炮炸开的手花,彩纸在空中飘扬着。
  

 


王杰希站在众人的中央,拿着生日蛋糕,微微笑着看着他。
  

 


刘小别看着着一幕,感觉特别的不真实。

 

 

突然,刘小别想起了之前卢瀚文和他说的话。

 

 

 

“所以我就叫大家一起来了。”

  

 


他转过头看向卢瀚文。
 

 

 
只见卢瀚文一副计划得逞了的笑容,骄傲地看着他。
 

 

 
啧,果然。
  

 


刘小别不禁在心中感叹。
  

 


又被这小鬼圈了一次。
  

 


众人站在那里笑了。
  

 


“小别,生日快乐。”
  

 


“刘小别,生日快乐。”
  

 


“微草小剑客刘小别,祝你生日快乐咯!”
 

 

 
“小别,生日快乐!”
 

 

 
“小别!生日快乐!”
  

 


“刘小别!生日快乐!”
  

 


“小别,生日快乐啦!”
  

 


“小别!生快啊!”
  

 


“小别哥,生日快乐。”
  

 


刘小别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他们满面笑容地对着自己道着生日快乐。
  

 


“你们……”刘小别一时语塞。
  

 


“别我们我们的了!转身!你和你家小卢还有话没说完!”柳非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地说。
  

 


刘小别愣了愣,然后勾起了笑,转身看回了卢瀚文。
  

 


“嘻嘻。”卢瀚文也笑了。
 

 

 
像个得到糖了的小孩子一样,得意而幸福。
  

 


“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我是来自蓝雨战队的卢瀚文!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是送你的生日礼物!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男朋友了!”卢瀚文向前跳了一步,双眼放光地看着刘小别。
  

 


刘小别看着他那发光的眼睛,笑容更深了。
    

 


这个小鬼。
 

 

 
圈我那么多次。
  

 


要抢回来啊。
  

 


刘小别也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把卢瀚文揽入怀中,微微低头,吻上了卢瀚文的唇。
  

 


“哇!!”身后的惊呼不停。
 

 

 
而刘小别此时却好像忘却了自己还要脸以及等会要怎·么面对药庙两家队长的事了。
  

 


他只自顾自着紧抱住了卢瀚文。

 

 

 

此刻,感觉自己全部的心都被填满。


  

 


“你怎么知道我今年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你。”
  

 


“能成为蓝雨战队卢瀚文的男朋友,我,不胜荣幸。”

 

 

——end——  





给别哥过的第一个生日!!!!生日快乐!!!!